新传网

沪媒:中国篮球重男轻女 女篮成绩不差待遇差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开心网|人人|

http://sports.nubb.com 2012年11月03日 16时24分 来源: 新闻晨报   

  堂堂中国女子篮球顶级联赛——WCBA,没有冠名赞助商,球队的参赛服装也是由WCBA运营推广公司向运动品牌购买的,夺取联赛冠军的北京队需要俱乐部自行打造冠军戒指,这样的消息,是不是有些骇人听闻?

  尽管篮管中心随后表态,冠军奖杯已经定制,但“女篮的冠军奖杯和戒指一直都没有专门的赞助商,都是俱乐部通过我们的协议价格做戒指。”相比男篮的总冠军戒指有专门的企业赞助打造镶嵌黑钻价值不菲的钻戒,女篮的总冠军戒指,由于是自己出钱,价值大幅度缩水,“根本就没有什么钻石,和男篮没法比,就是个象征意义。”相关人士透露。卫冕冠军接受奖杯和金制奖章的仪式,也不过是草草过场而已,甚至,连央视转播都上不了。

  事实上,这就是女篮联赛的残酷现实,WCBA联赛也不是这个地球上最惨淡的女子篮球联赛。

  历史·女篮远比男篮辉煌

  在中国篮球的历史上,不怎么受各方关注的女篮所取得的成就要远比受万众瞩目的男篮要来得辉煌。

  远来的来说,郑海霞时代的中国女篮就曾取得过奥运会的银牌,近年来,大多数时候女篮在国际赛场上的成绩也要比男篮更出色:当2008年国人为中国男篮再次打进奥运会前八而欢呼时,中国女篮却更进一步,杀进了北京奥运会的四强,尽管没能从美国、澳大利亚和俄罗斯的包围圈中争得一枚奖牌,但几场荡气回肠的胜利,同样值得欢欣鼓舞;今年在伦敦,当男篮节节败退、最终以垫底的历史最差成绩黯然离开奥运村时,中国女篮的姑娘们却在三天之前就提前取得了小组出线权,尽管面临着新老交替的阵痛,但这支略有青黄不接的队伍依然取得了第六名的佳绩。

  在国际赛场的定位上,中国女篮也一直要比男篮略高一些。当篮管中心的领导喊出了“没有姚明的中国男篮就只是支世界三流球队”、重新回到“亚洲水平”的时候,中国女篮却一直保持着与欧美诸强互有胜负的水平线,今年奥运会上就曾战胜过刚刚取得世界锦标赛亚军的传统强队捷克女篮。郑海霞、苗立杰、隋菲菲、陈楠,这些中国女篮的顶尖选手,也都在世界女篮最高殿堂WNBA联赛中占据过一席之地。

  现状·女篮受冷遇全球普遍

  当盈方公司以每年3.5亿人民币的天价拿下CBA联赛商务开发权、CBA拥有二十多家各类赞助商及合作伙伴的同时,女篮联赛却处于基本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地。其实WCBA联赛的商务开发权同样归篮协麾下的中篮(盈方)公司所有,但这方面的工作却进展得十分艰难。

  中篮公司总经理薛云飞告诉记者:“WCBA和CBA一样,都是国内篮球的顶级联赛,必须要有一个品质和价值,所以我们会有一个心理定位,低于这个定位的报价我们肯定无法接受,否则便会使得联赛贬值。”据晨报记者多方了解,篮协的这个“心理价位”在千万左右,所以出现了今年联赛冠名真空的窘境。至于“联赛赞助已经达到千万级别”一说倒是不虚,这在上个赛季便已得到实现,只不过是数家企业“合力而为”——这与CBA仅服装赞助商一家就达到了5年20亿简直是云泥之别。

  当然了,女篮联赛不怎么受商家重视,与其精彩程度逊于男篮、影响力略低、媒体曝光度不够等多方面因素都不无关系,所以像男篮联赛那样指望赞助商、电视转播、门票收入和特许商品这些体育赛事运营的“四大天王”显然不现实。就拿上海女篮来说,近几个赛季主场免费入场观看观众依然寥寥无几,门票收入根本无从谈起。

  虽说女篮联赛发展举步维艰有造星不力、缺乏长远规划等因素脱不了干系,但放眼全球,女篮市场几乎无一例外的惨淡。即便在篮球运动开展得最红火、职业体育联盟最发达的美国,WNBA联赛为了能获得更多的关注和空间,也不得不选择在NBA休战的夏季进行,而这些世界上最出色的女篮运动员为了养家糊口,也经常要打上两到三份工,才足以维持生计。

  其实WNBA联赛的运营也可以给WCBA带来一些借鉴,尽管依附男篮生存并不光彩,但却是现阶段许多比较成熟的女篮联赛都在采取的模式。目前WCBA也正在试图遵循这一办法,将女篮“打包”给盈方公司一并经营推广,至少先解决了电视转播的费用,而缺少服装赞助商的问题,最终也是由盈方出面,向赞助CBA联赛的某国内品牌购买了一批装备,解决了燃眉之急。

  本地·上海女篮夹缝中求生存

  上海女篮在国内也是一支老牌劲旅,十多年来升升降降却从未缺席过WCBA联赛,也曾取得季军和上赛季第四这样的不错成绩,但是随着女篮联赛职业化的开展,依然主要以旧有模式生存的上海女篮空间已经越来越狭小。

  据悉,目前在WCBA联赛的12支球队中,只有上海女篮一家没有成立俱乐部,完全靠体育局的扶持在维系,这也是自前几年辽宁西洋集团退出之后,一直没能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在这种环境下,上海女篮每个赛季的运作经费只有350万元左右,不说CBA有俱乐部年投入已经破亿,就拿今年刚刚升入WCBA的山西女篮来说,其投入也已经远超了千万,光其签下的外援、WNBA状元秀玛雅·摩尔,月薪就在8万美元以上,浙江的伊利莎白·坎贝奇(澳大利亚国手、奥运会女篮史上扣篮第一人)和广东女篮的凯琴斯的月薪也都达到了4.5万美元,这对于队中最高年收入也才8万元人民币的上海女篮来说,显然是望尘莫及的。而更为艰辛的是,男篮在有了巨额赞助之后,据说今年每支球队的“分红”都将突破一千万,光这笔费用其实就足以养活两支女篮球队了,而在WCBA联赛,“从没听说过联赛还有分红的说法,”数家俱乐部投资人如此回应,“球队的生存全靠我们自己的投入。”

  量力而为之下,上海女篮续签了上赛季帮助球队打进四强的功臣卡米尔,这位价廉物美的姑娘月薪才2万元出头。“要知道,我们最困难的那几年,就是没钱找外援,一场比赛比人家少了近20个篮板,内线队员还要赔上5犯离场,这球怎么赢?”现任上海女篮领队、也是从上海女篮走出来的王莹妮表示,“实际上,我们的队员并不比别人差,上海女篮的差距,就是经济实力上的差距。大家看到的还只是在WCBA层面上的,在梯队建设上,全国有多少苗子是从我们市少体、青年队流失出去的?没有钱,就留不住人才。”

  新赛季首战,上海女篮在主场78比81负于上赛季创造“黑八奇迹”的浙江女篮,未能报得上赛季的一箭之仇,虽然心中郁闷,但平复下来想想倒也正常——浙江女篮也采取了“打包”的模式,与他们的男篮同样由一家银行企业冠名赞助,在强有力的资金支持一下,他们不惜重金签来了前中国女篮核心球员之一的卞兰(坊间传言薪水为2年100万,这在女篮业界亦属于天价),又从降了级的山东队那里临时转会过来了国手姬晓,这两人就包办了球队近一半的分数,“谁让我们没钱去引进球员呢,只能靠着我们自己的姑娘们,靠着上海篮球的荣誉感去战斗了。”

  (编辑:淡定)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开心网|人人|